RSS
 
当前位置 : 主页 > 国内新闻 >

中国女排宿将陈招娣三周年祭:冒瘫痪危险打球忍腰伤剧痛战决赛

时间:2016-04-16 00:28 浏览:

<< >>

前言:原定续写赵蕊蕊,因今天是中国女排首次夺冠功臣陈招娣逝世三周年的忌日,因此有必要写文章纪念她,那么今天就写写陈招娣。

陈招娣1955年出生于浙江杭州,是中国女排首夺世界冠军的主力接应二传,是中国女排崛起的功臣。她在18岁那年进入八一队,很快就凭借良好的身体素质、1.75米的身高打上了主力。她技术全面,防守和小球串联出色,进攻灵活多变,传球基本功比较扎实。根据她的特点,教练让她打二传的位置,当时流行的是“四二配备”,也就是场上有两个二传手,在后排时司职二传,在前排时打攻手。陈招娣进攻手段很多,既可以打强攻也可以打快攻,很快就成为队里不可缺少的多面手和攻防核心。

1976年袁伟民成为中国女排的主教练,将陈招娣、杨希、曹慧英、孙晋芳、张蓉芳、张洁云等一批年龄在20岁左右的年轻队员招了进来。他看中了陈招娣打球泼辣、场上气势足,每球必争的要球不要命的拼搏精神。他说:“技术不足可以练,要是打球没有气势,就不可能攀登世界高峰。”

当时条件比较艰苦,训练条件很差,中国女排在漳州集训时,是在沙土地上训练的,在上面进行防守扑救,经常把身上蹭掉一块皮、青一块紫一块的更是家常便饭。在郴州集训时,她们的训练馆是竹子造成的。四面透风,为了取暖,她们用木炭取火,周晓兰还曾经煤气中毒。球馆的地板是用竹子做成的,上面有竹子的木刺,防守时经常被木刺扎到,身上顿时鲜血淋漓。

那时她们没有太多的营养品,更没有很好的医疗条件。为了心中那个冲击世界水平的目标,陈招娣和队友们经受了严酷的训练。此前日本的“魔鬼教练”大松博文曾来华传授他的魔鬼训练方法,在中国排球届很快就推广开来,袁伟民自然也奉行“三从一大”的训练方法。一天三练是家常便饭,而且达不成训练目标是绝对不能下课的,每一位姑娘都曾经被多次被罚下补课。有一次队友没有完成训练指标,袁伟民问谁来替她完成,陈招娣自告奋通地说我来吧。结果袁伟民教练就开始“刁难”她,给的球很刁,招娣越着急就越失误,眼看着指标怎么也完成不了。气得招娣起身就朝馆外走,袁伟民朝她喊:“我就不信你就这么逃了。”此招激将法果然有效,陈招娣马上回来了,身上也有劲了,气势也来了,最终还是完成了指标。

陈招娣特别能吃苦,有一次她脚腕有伤走不了路,但仍然拄着拐杖去坚持训练,从宿舍到训练馆一瘸一拐地艰难前行,拄拐的手打起一串串血泡,就这样仍然坚持进行防守和传球训练。有一段时间她经常尿血,医生怀疑是肾炎,让她停止训练,但她自己到处翻书找原因,发现是发现是过度兴奋造成的,就对医生说:“不碍事的,注意一点就是了。”仍然继续坚持训练。她的腰伤特别严重,每场比赛下来腰都象要断了一样,根本直不起来,医生对她说:“你不能再打球了,再打球就要瘫痪!”她不听,仍然继续坚持训练,同时配合治疗,就靠自己的毅力咬牙在坚持,陈招娣也因此被称为中国女排的“拼命三郎”。

靠着这样的吃苦耐劳的拼命训练,仅仅过了一年多,中国女排就在1977年第二届世界杯赛中夺得了第四名,在小组赛中还曾经以3-2战胜了当时的排坛霸主日本队。在进入四强以后,中国队大赛经验不足,以1-3负于日本队,那场比赛陈招娣打的很好,前交叉进攻和二号位进和特别出色,但当时中国队的问题是防守和串联欠火候,而且缺少一名重炮手,结果在对韩国队的比赛中,一传出现了较大的波动,组织不起战术进攻,在第一局和第三局领先的情况下心情急躁而频频抢占,结果又以0-3负于韩国队,最后一战以3-2击败了古巴队,原本可以登上第三名的领奖台,没想到日本队在最后一场比赛中故意输给韩国队一局,让中国队在和韩国、古巴算小分以后,无缘领奖台,只获得第四名。

赛后的技术统计表明:陈招娣在进攻榜上排在第六位,作为一个二传手,能有如此的攻击力实属不易。在发球榜上排在第五位,她的勾手飘球经常破坏对方的一传,成为中国队的利器。此外她还是队里的串联、防守核心,防守是队里最好的一个。那次比赛中国队表现最出色的是队长曹慧英,一人获得优秀运动员奖、拦网奖和敢斗奖三项个人奖。

令人没想到的是,次年的一次比赛中曹慧英腿部骨折,出院以后又患上了肺病,无法参加1978年世锦赛。使得中国队冲击世界冠军的希望化为泡影。那次世锦赛中国队先是0-3输给了从未打过的苏联队,然后在必须以3-0击败韩国队的情况下,遭遇了裁判的刁难而输掉一局(当时苏联队是东道主),结果在和苏联、韩国打成“连环套”,算小分的情况下,因多输一局而无缘四强。

连续的挫折没有打倒陈招娣和队友们,她们又一次投入到艰苦的训练中。随着郎平的入队,中国队解决了强攻不强的老问题,陈招娣也由“四二配备”的二传改为“五一配备”的接应二传,在新位置上她的传球任务少了,进攻和防守、保护串联的任务加重了。为了练就过硬的小球串联功夫,招娣不知道吃了多少苦,每天都要和地板“亲密接触”,身上摔得青一块紫一块的。袁伟民教练还总是给她找难题。袁伟民在他的《我的执教之道》中写道:“对于队中的尖子队员,如陈招娣、孙晋芳,我的原则是要求更严。招娣性格倔强,我就经常跟她斗智斗勇,在训练中给她出难题,还经常当着全队的面批评她,可她从来没有往心里去过。第二天还是乐呵呵的。招娣就是这样的一个性格开朗、活泼、大气、爽快的人。

随着队伍实力的增强,中国女排逐渐对日本队的对抗中占据了上风,在1979年亚锦赛先后击败日本 队和韩国队,第一次夺得亚洲冠军,取得了参加1980年莫斯科奥运会的资格。令人遗憾的是,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,美国、中国、日本等大部分国家抵制了1980年莫斯科奥运会,陈招娣们失去了一生唯一一次参加奥运会的机会。她没有一枚奥运会金牌,这是她一生最遗憾的事情。

转眼来到了1981年,这一年的世界杯是中国队夺取世界冠军最佳的时机。自1979年夺取亚锦赛冠军以后,中国队对日本队还没有输过,对美国队是8胜2负,具备了夺取冠军的实力。她们在赛前就说:“拼了,说什么也要尝尝世界冠军的滋味。”

整个世界杯比赛中国队七战七捷,取得了全胜。在看似轻松的比分后面,中国女排姑娘付出了令人难以想象的努力,在对古巴队的比赛中,陈招娣在和张蓉芳抢接一个球时撞在一起,当时她的腰就扭了。但是她并没有跟教练和队友说,仍然坚持拼搏在场上。还是张蓉芳跟二传手孙晋芳说:“招娣受伤了,你少给她传球。”陈招娣是场上的防守和串联核心,她坚持一次次扑救,始终奋战在场上,中国队也以3-0击败了对手。

最后一场对东道主日本队,中国队只要拿下两局就能夺冠。前两局中国队打的顺手,很快就取得了胜利,冠军到手了!但中国姑娘显然不想输给日本队一场,不巧的是,在一次防守中陈招娣有伤的腰再次扭伤,当时腰就已经麻木了。第三局时她的腰有些不听使唤,只能眼看着球从身边飞过去而无能为力,袁伟民把她换了下来,责备她:“这么关键的时刻,你怎么不拼啊!”招娣没有做任何辩解,仍然在场下活动,准备随时再上场比赛,此时日本队越打越疯,中国队接发球失误不断,袁伟民只得再把陈招娣换上场。

可是她的腰实在是不听使唤了,几次一传和防守的质量都不高,袁伟民只能把她再次换下。最终中国队还是拿下了对手,此时的招娣躺在板凳上,腰已经不能动了,但幸福的泪水夺眶而出。袁伟民责备她:“你有伤,怎么不说啊?”招娣说:‘我怕影响你指挥。“颁奖的时候,招娣没有让队友背,硬是挺着自己登上了领奖台,在那一刻,她感觉无比的幸福!可是回到酒店时,她的腰再也直不起来,只能由郎平背上了楼。

80年代正处于改革开放之初,中国打开了通向世界的窗口,急需振奋民族精神,而中国女排夺取世界冠军,就成为改革开放的急先锋!消息传来,举国欢腾!中国女排所有队员成为国人心目中的英雄!现在年龄在50岁以上的人应该还记得当年国人庆祝的盛况,北大的学生i举行了流行庆祝,有的学生甚至将自己的棉袄点燃用来庆祝!陈招娣和队友们的拼搏精神传遍中华大地,从此“中国女排精神”成为中华民族的骄傲和精神支柱!

作为中国女排崛起的功臣、夺冠的主力,陈招娣为中国女排奉献了青春,在场上流汗、流泪、甚至是流血。她的拼搏精神常常感染了全国人民!

在取得成功以后,中国女排没有停下前进的脚步,在1982年世锦赛再次夺得冠军。在那次比赛以后,陈招娣、孙晋芳、曹慧英等五名老队员光荣引退。那以后陈招娣担任过中国青年女排教练、中国女排领队,为中国女排继续贡献自己的力量。后来1983年回到了总政文化体育局工作,任总政文化体育局局长、总政直工部副政委,解放军总政治部宣传部副部长等职务。在2006年晋升为少将。

1988年陈招娣因患直肠癌做了手术,但依然坚强乐观,如果不是身体实在坚持不了,她是不会离开排球场的。她在总结自己的排球生涯时说:“有些人的青春是在花前月下度过的,而我们却地在流汗、流泪、紧张的旋律中度过的。”中国女排的历史是一部奋斗史、一部拼搏史,作为这支令无数国人为之自豪的冠军之师的开拓性人物之一,陈招娣为排球事业付出了她全部的青春,在物质和精神都很匮乏的年代,她们以超人的代价创造了不平凡的成就,女排五连冠是中国体育史上最引人瞩目的丰碑,是陈招娣和她的队友流泪、流汗甚至流血铸就的。

三年前的今天,陈招娣因病去世,享年58岁。在她出殡那天,不仅以前的教练、队友和朋友都去了,许许多多素不相识的、曾被她的拼搏精神感动过的普通人也自发来到八宝山送别,许多人泣不成声。

2013年4月2日《人民日报》第15版发表了评论《你留下女排之魂》说:陈招娣,你匆匆离去,只有58岁。在与癌症病魔的奋力抗争中,你没能像在球场上一样永远不倒,但是,你将永远不倒的女排之魂留给了人们。你是一代中国女排的英杰,你是中国体育的楷模,你是中国军人的骄傲。你身留刻苦训练的伤痕,从无怨言,反以为荣,那是姐妹们人皆有之的印记,那是攀登世界排坛巅峰的代价,唯一的担心就是祖国需要自己的时候,千万不要因为伤痛困扰而无法尽力。征战世界杯的日子里,腰伤严重的你一次次被队友背上背下,只有到了领奖台上,你不要人背扶,昂首而立,因为胸前挂着梦寐以求的灿灿金牌,身后升起了鲜艳的五星红旗。

在陈招娣逝世三周年的祭日,回首她所走过的辉煌而又不平凡的一生,除了致以深深的敬意和发自内心的感动以外,必须要说一句:女排精神永垂不朽!陈招娣永远活在国人心中!